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可染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拳练千遍 其理自见(二)

——李可染的艺语录

2010-11-09 11:37:09 来源:《金铁烟云——李可染的艺术世界》作者:李可染
A-A+

  关键在论,在艺术观,结合史论,遍读名画,要读进去,读懂。临画不仅临古代,也应包括现代,临局部,最好的精品可以全临。持正者胜,容邪者殆,搞学问路子一定要走正。艺术家是自然规律的探索者,我国自古以来,那么多有才能的艺术家在那里辛勤地探讨了几千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从绘画史来看,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是微小的,能够把历史向前推动一点就了不起。因此,前人的经验必须认真学习,遗产必须继承。

  任何一种画法,都只是一个方面,我的画法是一种,学我的画,但自己也要创造。要以传统为基础,然后根据自己的感受再创造。「集名家之长,成一家之体」。传统、生活底子厚很重要,是创造的根本。中国画的传统,虽然是生长在封建时代,对今天来说是有缺点的,但总的来说是非常的辉煌伟大。它在世界艺术中可以说自成体系,独树一帜。

  中国从很古的时候,就把「形」和「神」的关系提出来了,这是很了不起的认识。中国画突出的一点,是对笔墨的使用上。黑色在自然界只占很小一部分,但中国画却把黑色强调为主色。笔墨用得好,单一的黑色能有丰富的色感,甚至使人感到神奇。

  贵在「真传」 「学」而后「创」

  学习传统,贵在直接传授,即所谓「真传」。再就是间接传授,看原作,读原著,听人介绍。间接传授比直接传授差得远。大凡技艺上的事,往往不是文字足以表达;你用廿万字,不能教会打太极拳。文章写的再好,也不能说透艺术技法的微妙。有机会见一些有成就的大师,看他们画画,亲聆指教,其收获不是读几十万字的文章所能代替。我跟齐、黄两位老师直接学习,所得到的教益,终生难忘。

  有人反对学别人的画,说学他不要像他。学老师不要像老师,否则没有出息。这种说法可能出于好心,似乎主张创造,这对食而不化的人有针对性。泛泛而论,有点片面,是把创造看得太容易了。

  「学」而后「创」,一开始谁像谁是很自然的,我以为,也没有什么不好。先把别人的本领学到手,再广泛吸收,加上自己的生活实践、感情体验、个性、爱好的发展以达到创造,这是学习绘画的正常规律。

  艺术上的创造谈何容易!它是在一定条件下自然形成的。黄宾虹常说:「学艺不可求脱太早」。齐白石的风格,六十岁后才逐渐形成,当然这可能是晚了一些,条件不够而奢谈创造是徒劳。齐白石曾说过:「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后一句就是直指终生食而不化的人说的。

  「像」与「不像」是相对的,但又是相反相成的。

  齐白石在湖南家乡学何绍基的字,非常像。到北京以后,眼界宽了,觉得「何字」格调不高,于是改学金冬心,学得很像,可以乱真。后来改学李北海,时间最久,功力最深。结体笔势都相似,最后兼学汉碑、魏碑.篆隶……脱化出来,加上自己的创造,形成个人的风格,但我们还能隐约看到李北海的影子。」

  学习传统,师承前人,都必须钻进去,钻进去以后定要脱出来。有的人不愿进去,有的人进去了不愿出来,前者是虚无主义,后者是保守主义,两者都不懂得相反相成的道理,对于学习前辈艺术家,学习传统,我的体会是「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画画不能「求脱太早」。学习传统要进到传统中去而后求脱。学习现实要深入到生活中去而后求脱。两者都不要求脱太早。黄宾虹说,华新罗求脱太早,画虽然很俏,但很单薄。想马上见效,一下子形成风格是很危险的。「求脱太早」是抱负不大的表现。过早会脱离现实。 学习要看得进,才是有真抱负。

  艺术是长途赛跑,不是百米冲刺。要不断到自然界中去观察、去研究,树木、山石、船只、房屋的规律,到底是怎样的,笔法到底是怎样的……黄老到八十岁后才开始追求「黑」的境界,齐老中年还在学金冬心。

  否定师承,想走捷径,是行不通的。

  突破窠臼「进」而后「出」

  我们的艺术一定要经过自己的实践,突破前人窠臼。有些画家,钻在传统的圈子里,局限于古人的一点画法招数,像孙悟空在空中翻跟斗,总出不了如来佛的手掌心。

  真实的东西总是变化无穷;自然界蕴含的生命也是变化万端。例如树,要画得丰富,就要对树经常观察,认真描绘,要胸中有万棵树。画树和打拳一样,招数很多。这很重要,你只有一两招,一打就被人打趴下了。石涛的画,招数就多,正是他不同于别人的地方。看他的画,水、船、岸,有时不作交待,但好极了,别人就办不到。

  一个艺术家必须有直接经验(观察写生)、间接经验(学古人成就)。创造,乃直接经验与间接经验的发展。

  清代,是画史上的下坡道.是腐朽期。但在考古、金石的发掘、研究上,有很大贡献,使中国画的线条有雕刻感。齐白石笔力抗鼎,有雄健刚正的力之美,是绘画线条融入金石、具雕刻表现力度的结果。他从工匠画吸收了民间艺术的纯朴味,又从士大夫文人画那里融合了传统古典艺术。他不仅是画家,而且是伟大诗人。中国古语云,要于「画内求画」,还要「画外求画」,树根深而树干壮,绝不能像单根细苗「豆芽菜」。齐老先生正是一个「大天才」,又用了最笨的功夫,造就了他杰出的艺术。「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这是传统与独创相统一的高妙总结。

  我说学传统,要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那是千真万确的。没有投入最大的功力,奢谈研究传统,是根本钻不进去的,也是不可能真正懂的。

  中国画确有宝贵的精华,但对中国传统的学习、理解,必定经过艰苦曲折的摸索过程。开始,我对董其昌的画是不喜欢、不理解的。看不懂好在哪里。当然,它的意境实在没有什么独到,但笔墨太精彩了。一开始,不懂它。我喜欢八大的画,后来慢慢从八大的画中,看出了董其昌的影子。八大的画精彩处全是从董其昌演变出来的。我才又折回,细看董其昌的画,才看出他的用笔用墨妙极了,没有一点渣滓。「清」极了,所有的物象都像是月光下的世界里,都是透明的,真像水晶宫一样。」

  对传统必须下大力去研究。宾虹老连对晚清的东西都很重视,即便是清代艺术走向衰落的情况下,也有很珍贵的东西。王石谷的画是很「甜」的,像糖水、橘汁。「甜」在东方艺术中是和「俗」、和「平庸」联在一起的。但黄宾虹硬是从「四王」:王石谷、王时敏、王原祁、王鉴的画中学到很多东西。黄宾虹的山水画由此嬗变、升华到震撼百年的新境界、大境界。其所谓:「传统沙里金。」学习传统,要有分析,要有「师学舍短」的精神。

  生活 创新

  关于生活方面,说起来应该比传统更为重要。生活是艺术的惟一源泉,这是非常正确的。传统要发展,还必须拿到生活中去考验。传统要变革,要发展只有到生活中去,才是惟一的出路。

  创新不是凭空创出来的。

  创新,就是在生活中发现了古人没有发现的东西,通过艺术表现出来。前人的创造很多很多。相对于我们个人来说是很伟大的,但与大自然比较起来又是很渺小的。所以,觉得古人什么东西都好到顶点了,是不对的。保守是错误的。传统的东西,拿到生活中去,思想感情对不上口,怎么办?就得变革。鲁迅先生讲过,对旧的东西,必须有所删除,有所增益,其结果就是变革。

  我们到生活中去,就是对传统的再认识,要继续去发现自然的奥秘,去发现前人还没有发现的东西。到生活中去马马虎虎是不行的。我去黄山,见许多学美术的青年画速写,有的拿来给我看,我问他们一天画多少张,他们有的一天可以画三十张。我看这样画一点用处也没有,仅仅把自然界记录成了一些简单的符号,回到家里,还是照老一套、一成不变的去画,没有研究自然界的客观规律。

  一个画家应是大自然规律和艺术形象规律的探索者。山,到底是什么结构。树,到底是怎样穿插。云,到底是怎样浮动。千万不要觉得自己已经都认识了。对客观世界要抱着一个小学生的态度,要非常虚心才行。

  常常看有些人的画,到四十来岁就定型了,就终止了探索,停滞不前了。自然谈不到创新。荆浩在太行山上画松,「凡数万本,方如其真」,「真」就是「自然」的规律,了解大自然的规律才能创造。

  生活是艺术的源泉、原料和起点。生活是艺术的母亲、土地。但生活不等于艺术。生活像矿石,艺术像钢,生活不经加工,无论如何不能成为艺术,加工要千锤百炼,才能使百炼钢成为绕指柔。平均对待生活是错误的,不管主观意愿如何,必须要剪裁。一个人若想一点不差地再现自然,一生也不会画完一棵树。中国画敢于大胆剪裁。

  中国的山水画,自从明清以来,摹帖成风,张口闭口似某家笔意,使山水画从形式到内容都失去了生命力,虽不乏像石涛这样敢于革新的山水大家,但有创意的高手毕竟寥若辰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脱离生活,丢掉了「师造化」这个传统,因而缺乏创造精神。

  石涛之所以有成就,除了其它条件之外,还因为他立定精神,遍历名山大川,有寺院接纳他。他交游广,看到很多名画,大开眼界,增长见识。论条件,我们比石涛那个时代优越,「游遍天下名山,看遍天下名迹」,深入「师造化,学传统」,已经不是可望不可及的事了。古人几个月才走完的路,我们几天就到了。古代的优秀作品不但可以看到,而且,容许较长时间地观赏、临摹和学习。所以我们完全有可能超越石涛。要有决心、有信心,突破古人,超越前人。要有这样的胆量,深入生活,勇于实践,去创造有灵魂、有意境的作品。深入研究传统,绝不意味着复古和保守,主要还在于发展和创新。要发展就必须到生活中去,到大自然和社会中去。

  从画家的创作来说,直接经验比间接经验更为重要,亲身感受强烈才能有所创造,前人总是不可能尽情的说出后来人自己的内心感受。时代变了,思想感情变了,内容变了,技法一定要变。技法也应当是发展的。有些人专以仿古为能事,没有自己的感受注入作品中,自然就会陷入公式化。这不是学习传统正确态度。

  中国书传统中有糟粕,我认为主要就是公式化。元代以后,公式化是很可怕的,很多山水画家一点亲身感受都没有。脱离生活,脱离真实而成为没有生命的躯壳。明清两代很多画家丧失自已的亲身感受,层峦迭嶂必仿黄公望,雨景山水必仿米元章,寒林平远必仿倪云林。王原祁笔墨线条的功力好的不得了,但他的画一点自创意境也没有。

  反对公式化,并非不要规律。

  公式化是规律的简单化和僵硬化、固定化。而任何富于创造性的艺术都是有他自身的规律的。中国画传统中的精华,我认为正是它从来就反对自然主义,也反对公式化。既讲求规律,又发展和发现新规律,从而富有巨大的生命力。像范宽的《溪山行旅图》这样的作品是非常激动人心的。

  有人问我,为什么爱画影子? 生活中如果有很美的影子,对这些美的影子由于诗化而形成的新的意境,又有着不可言传的强烈、新鲜的感受,为什么不尽情表现?古人没有画过的东西多的很吶!

  要追求新的东西是一定会失败的。失败越多,碰到的问题越多,办法也就越多。克服困难要有韧劲,所以必须要用尽心力。古人讲:「失败是成功之母。」是很深刻的。怕失败是没有出息的。要用心画,不怕失败。做学问应该是不怕失败的人。往往从不失败的人到最后是彻底失败的人。一个人如果总是只画他那一套,几个山头,几棵树,几间房子摆来摆去,总不失败,十拿九稳,就只能像驴子推磨,总是在原地转圈而已。

  创新,在文化方面有两个内涵。一个是继承,一个是发展。创新必须有一定条件,它们是:

  一、 对传统中最优秀的东西要吸收。人类几千年的文化历史是世世代代在研究、在创造的总积累。并不是从某一点开始,不是从你那儿开始。

  二、 对腐朽的、不符合今天要求的东西要扬弃,要创造符合时代精神的东西。这也需要胆量。「可贵者胆,所要者魂」。

  三、 要符合今天历史的规律,要指向前方,指向未来。客观时代的需要,有它自身的轨迹和标准,绝不以任何人的主观需要为转移,为标准。当然,真正的创新,谈何容易!

  艺术要向天向地。天,是理论观点,地,是亲身实践,要深思多画才行。完全沿用传统的方法也是不行的,要创造。

  看别人画,看古画,记构图,分析意境,也是一种重要的学习方法。同时,在看的过程中,要充分发挥自己的联想和智慧。要善于学习,「师学舍短」。要善于分析,从别人的启示中来施展自己的智慧,要善于吸取别人的长处,吸取面越广越好。

  画,应有特色(奇),有风格(个性),有创造(发展、变革)。但初学者要老实。风格、特色、新的创造,都是在生活矿藏之中千锤百炼,逐渐陶铸出来的。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可染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